• 注册
  • 雅典娜的布灵诊所
    雅典娜的布灵诊所陶笛特长生
    个人认证:学习委员
    个人签名:I potato you!😘 在下洛艺湘,是个杂志迷
    关注241 粉丝23 喜欢3820内容73
    未知

    新生代人才库入库报名

    自助推广区购买推广
  • 生活服务

    学习派 学习派 关注:8 内容:18

    非常魔典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童年网 > 学习派 > 正文
    • 学习派
    • 大版主
      L69
      VIP2
      陶笛特长生

      Not,1别问这有什么用

      蔡康永


      大学毕业时爸说定要念一个硕士学位不用念博士可是硕士是定要的

      为什么硕士是一定要的 我没问爸爸对我的要求非常少所以一旦他开口了我都很上道的照单全收当然也因为硕士大都很容易念选个容易的科目常常可以在九个月内就拿到硕士

      博土就麻烦得多要是不幸遇上贪图廉价人工的指导教授想把研究生一直留在身边帮忙 那一个博士学位耗掉你十年以上也是常有的事

      所以我就很安然的接受了爸的指示

      没问题一个硕士我很有精神地复述一次好像柜台后的日本料理师傅

      而且要念一流的学校爸进行第二阶段的指示

      没问题一流学校 师傅复述客人点的第二道菜

      我当然很同意流学校的想法我在大学四年整天听我有学问的好友阿笔不断告诉我西方最厉害的几所大学到底都厉害在什么地方柏克莱出了多少个得过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院又完成了什么手术德国的法学博土和美国的有何不同、牛津的研究生吃晚饭时要穿什么、康乃尔的研究生为什么自杀比例最高……聊的都是这一类的事情。

      对于在台湾各种烂学校混了十几年的我们来说,没事就把这些知识神殿的名字,在牙齿之间盘弄一番, 实在是个方便又悲伤的娱乐。

      就像两个台湾的初中男生,翻看着《花花公子》杂志拉页上的金发兔女郎,夹杂着向往和民族的自卑。


      爸对学位的指示,已经清楚收到。“一流学校、硕士就好”。

      轮到我对爸开出条件了。

      有风格的料理师傅,是不会任凭客人想点什么就做什么的。客人可以要求吃生鱼片,可是有风格的师傅,会决定此刻最适合做生鱼片的,是哪一种鱼。也就是说,你点归你点,未必吃得到。

      “爸,我只念我想念的东西喔。”

      要。动画。嗯,我最晚。“可以,不要念太多就好。”

      爽快。这是爸跟我随着岁月培养出来的默契。各取所需,互蒙其利。不过,老实说,“我取我需”的状况,似乎比“爸取爸需”的状况,要多那么一两百次吧。

       

      我想念的东西,对一般的台湾爸妈来说,似乎有点怪。

      我想学“舞台剧”。

      还好我爸不是“一般的台湾爸妈”。

      从小到大,爸从来没问过我:“这有什么用?”

      “这有什么用?”几乎是我们这个岛上,最受欢迎的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好像上好发条的娃娃,你只要拍他的后脑一下,他就理直气壮的问:“这有什么用?”

      “我想学舞台剧。”“这有什么用?”

      “我正在读《追忆似水年华》。”“这有什么用?”

      “我会弹巴哈了。”“这有什么用?”

      “我会辨认楝树了。”“这有什么用?”

      这是我最不习惯回答的问题,因为我没被我爸问过这个问题。

      从小,我就眼睁睁看着爸妈做很多“一点用也没有”的事情。爸买回家里一件又一件动不动就摔破的瓷器水晶;妈叫裁缝来家里量制一件又一件繁复的旗袍; 一桌又一桌吃完就没有的大菜; 一圈又一圈堆倒又砌好的麻将,从来没有半个人会问:“这有什么用?

      “漂不漂亮?”“喜不喜欢?”“好不好吃?”这些才是整天会被问到的问题。

      长大以后,越来越常被别人问:“这有什么用?”才忽然领悟,很多人是随着这个问题一起长大的。

      我不大确定这是不是值得庆幸的事一直到反复确认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其实都没有什么用才觉得自己运气真好

      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爱情光荣正义尊严文明这些再在灰暗时刻拯救我安慰我的力量对很多人来讲没有用我却坚持相信这才都是人生的珍宝才禁得起反复追求。

      (摘自豆瓣网)


      Not.2广场舞的力量

      路总在笑

      在众多文艺片中,抑郁症是一枚体面又标致的胸花,戴在了主角身上,主角的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绝望与心酸。长时间一言不发, 去倒一杯水,去擦落了灰的摆钟,不开灯坐在角落听一段钢琴,当然少不了莫名哭泣,眼泪吧嗒吧嗒砸在木地板上,变成了一朵朵泪水花。

      而这一切特征,都没发生在我妈身上。这位老少女自从被确诊为抑郁症之

      后,地位迅速上升,成为家族之首,哪个小姑子多嘴说了句什么,我妈也顾不

      得面子立刻针锋相对。最后只有奶奶出面,法宝就是见人就夸,这可是我们家

      里我最喜欢的媳妇儿啊……听到此话,妈妈脸上才挤出尴尬的笑容借口离开,我真真儿看见她转身就叹了气。

      爸爸自然是最不好受的,眼见着他地擦了一遍又一遍,还是被我妈妈唠叨怎么还没收拾茶几,文艺片里那些主角们招人心疼的段落,倒是让我爸演了个遍。

      那一年,我们一家都不好过。

      而这一切的结束,都要归功于广场舞。

      广场舞的力量在于俗气,它俗得恨不能打破人们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推翻人们培养了大半辈子的教养,欣喜地为土埋脖子梗的一帮老头老太太带来欢天喜地的好消息:是的,你们活着,欢欢实实地活着呢!去交友吧!去穿花衣裳吧!去和临街舞蹈队比舞吧!

      抑郁症不在电影里,在扭动着僵硬身躯想跟上节奏的广场舞队里。据我妈妈讲,光他们舞队,就有四个与她一样的抑郁症患者。

      老辈人只管吃饱穿暖,从不明白原来心里也会得病,只好像感冒发烧一样吃药看医生,无法正常生活时只能责怪自己,怎么患了这么一个娇气病。自己不理解,旁人更是无人能懂,碰上嘴刁又八卦的老姐妹,这抑郁症便成了他们的软肋。每个人都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拼命解释,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而这人类最俗气最有力量的广场舞将这些人聚集在了一起,描眉打鬓,换上队服,就屁颠屁颠给人免费演出去了。他们高兴,高兴自己不再犯病了,尽管谁也说不出广场舞和抑郁症之间的个中联系,但顾不上想这些了,他们的演出一个接一个,为了与其他社区舞队竞争,拼命苦练舞技,钻研新歌。头天隔壁社区王老头说,他们早不跳《最炫民族风》了,太过时了,第二天我妈舞队的队长就找来《最炫中国梦》的碟让大家赶快跟上时尚的脚步,不能落在别人后面。

      而这会儿,谁又有空去搭理抑郁症这个小贱人呢。

      我有一位素养极高的姐姐,平时爱听实验噪音,文学造诣也非常深厚。汶川地震那年,她去灾区赈灾,看过了从废墟中拉出的一个又一个的尸体后,她开车回来放了一路的麦当娜, 她说,这一切太沉重了,让我俗气一会儿。我猜,这就是她的广场舞吧。

      关注时尚的人,大多身处都市中,霓虹灯在闪烁,我们若有所思。寻找自我,深究痛苦,兴许能明白些生活道理。赶上像我这种不太有智慧的,恐怕只会深陷情绪与烦恼之中。可是就像大多数抑郁症患者一 样,即便明白自己为何痛苦,又能怎样呢?我也在问自己。

      与其这样,还不如和我妈一起去跳广场舞。

      《视野》2015年第12期


      Not.3

      巴金

      插说“至人无梦”。幸而我只是一个平庸的人。

      我有我的梦中世界,在那里我常常见到你。昨夜又见到你那慈样的笑颜了。还是在我们那个老家,在你的房间里,在我的房间里,你亲切地对我讲话。

      你笑,我也笑。

      还是成都的那些老街道,我跟着你一步步地走过平坦的石板路, 我望着你的背影,心里安慰地想:父亲还很健康呢。一种幸福的感觉使我的全身发热了。

      我那时不会知道我是在梦中,也忘记了二十五年来的艰苦日子。

      在戏园里,我坐在你旁边,看台上的武戏,你还详细地给我解释剧中情节。

      我变成二十几年前的孩子了。我高兴,我没有挂虑地微笑,我不假思索地随口讲话。我想不到我在很短的时间以后就会失掉你,失掉这一切。

      然而睁开眼睛,我只是一个人, 四周就只有滴滴的雨声。房里是一片黑暗。

      没有笑,没有话语。只有雨声:滴——滴——滴。

      我用力把眼睛睁大,我撩开蚊帐,我在漆黑的空间中找寻你的影子。

      但是从两扇开着的小窗,慢慢地透进来灰白色的亮光,使我的眼睛看见了这个空阔的房间。没有你,没有你的微笑。有的是寂寞,单调。雨一直滴——滴地下着。

      我唤你,没有回应。我侧耳倾听,没有脚声。我静下来,我的心怦怦地跳动。我听得见自己的心的声音。

      我的心在走路,它慢慢地走过了二十五年,一直到这个夜晚。

      我于是闭了嘴,我知道你不会再站到我的面前。二十五年前我失掉了你。我从无

      父的孩子已经长成一个中年人了。

      雨声继续着。长夜在滴滴声中进行。我的心感到无比的寂寞。怎么,是屋漏吗?

      我的脸频湿了。小时候我有个感望:我愿在你的庇前下做一世的孩子。 现在只有让梦来满足这个愿望了。

      至少在梦里,我可以见到你。我高兴。我没有挂虑地微笑,我不假思索地就口讲话。

      为了这个,我应该感谢梦。

      (出处/《巴金散文》,人民文学出版社)

      L03
      我还真看不懂。
      回复
      大版主
      L69
      VIP2
      陶笛特长生
      我说几句我的感想:
      《别问“这有什么用”》世上没有必需品,但总不能身无长物。
      《广场舞的力量》是的,你们活着欢欢实实的活着呢!去交友吧!去穿花衣裳吧!去和临街舞蹈队比舞吧!
      《梦》……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到底部